朋友妈妈勾引我   出处:www.yulan.me    点击:加载中


「啪啪啪……啊啊啊……好舒服……小老公快用力……啊……啊……」在房间里传出一个极品少妇的浪叫和一个年轻小伙子的喘气声。
我叫小宇,今年21岁。王皓宇是我高 中同学,他妈妈王涓,今年47岁,某大公司的项目经理,是个十分吸引人的熟女,也是我打了很久主意的女人。
「小宇,去我家打游戏吧!」王皓宇下班后说道,我当然同意了。
我们一进门就发现门口有双黑色的高跟鞋,此时厕所的门开了,王涓阿姨裹着浴巾出来,见到我来了,打声招呼就进了房间。我陪着皓宇打游戏期间,找个藉口去了厕所,厕所里,我看见王涓阿姨换下的内裤和丝袜,我拿起内裤翻看一下裆部,一层白色的污垢散发着一股浓浓的精液味,我不禁皱眉:『王涓阿姨刚和别人干过吧?这个骚货。』拿起丝袜,闻着袜尖,一股皮革味道散发出来。
我脱下裤子,把丝袜套在鸡巴上,幻想着王涓阿姨替我口交……十分钟后,「啊……」我闷哼一声,袜子上满是精液。
此时我转过头,赫然看到门缝外有一个女人的脸,是阿姨!我尴尬极了,却发现王涓一脸玩味的看着我,不,是看着我的鸡巴,眼睛里似乎冒出精光来。接着王阿姨推开门走了进来,手指把套在鸡巴上面布满精液的丝袜拿在手上,看了看,吃吃的笑了声,看着我说:「小宇,想不到你还挺有料,本钱蛮雄厚的嘛,射了那么多。」我看到她这副浪荡的样子,下身不由一热。
王阿姨穿着一件绿色裙子,由于没戴胸罩,胸前两点明显凸起。却见她握着我16厘米长的鸡巴套弄几下,撸硬了后便缓缓跪下来,张开口,扶着鸡巴送入她的嘴中。我只觉整根阴茎瞬间被包围在一圈又湿又热的软肉里,同时有些什么东西在龟头上轻轻的扫动着,啊……好爽啊!我抱紧王阿姨的头,让她加快速度「噗啧、噗啧」的吞吐。
我双手穿过王阿姨的衣襟,揉捏她胸前那两粒紫葡萄,从王阿姨口交技术的纯熟以及她又硬又大的肿胀乳头来判断,可以看得出她经常与人性交。我抬起王阿姨的头问她:「刚刚你是不是在外面被男人干过?」她点了点头,我用力捏了她的奶子一把:「骚货,平时看起来这么端庄守妇道,暗地里竟然是个人尽可夫的婊子!」王阿姨嘴里含着我的鸡巴,含糊不清的说道:「我要是端庄守妇道,现在就不会勾引你了……嗯……嗯……要不是我那废物老公王亮的鸡巴勃起才十厘米,我至于找野男人吗?」我一拍她的屁股:「快点,加快速度!」王阿姨马上加快嘴里的动作,搞得我舒爽无比。
我听到王阿姨说出这句话,心里就活络开了,原来她老公不行,看来我大有机会把她弄到床上去。哈哈!看着同学的妈妈给我做着性服务,而且还是个人尽可夫的婊子,我就觉得万分刺激,「啊……」一声抱紧王阿姨的头,将精液都射进她嘴里,她也全部咽了下去。
完事后我们都气喘吁吁,各自整理好衣服,出了厕所。当我来到书房,皓宇问我怎么去了这么久,我说闹肚子,其实心里面暗爽:『我是去干了你妈这个骚货。哈哈!』中午到了吃饭的时候,王阿姨换了一身衣服,黑色蕾丝上衣,下身搭着半包裙,脚上穿着黑色丝袜,看得我直咽口水。我笑着说:「王阿姨,你穿这身衣服出去,绝对有无数年轻人要追你。」「哪有这么夸张啊,我都老了。」「哪里老啊,我觉得王阿姨还年轻。」王阿姨听完我的赞美,向我抛了个媚眼,看到她这副骚态,我下面不禁又有点硬了。
吃饭的时候,王阿姨问我:「小宇,这个口爆香肠好吃吗?」我想到几个小时前我还射到她嘴里的事,于是色色的笑着说:「挺好吃的!」王阿姨看到我装疯卖傻的样子,娇嗔的哼了一声。
趁着皓宇打岔和我说起高中一个老师将要退休的时候,王阿姨却在旁边偷偷打量着儿子的同学,而我这时也在偷偷打量着王阿姨,心里不由感叹自己这个同学的妈妈真是个尤物,特别是那双小脚。
想着想着,我这时候装作不小心把筷子弄丢在地上,然后弯下腰去捡,从桌子下面望了一眼王阿姨的黑丝袜脚,顿时让我生出一股冲动,很想把这双穿着黑丝的36码修长美脚捧在手里吸舔,并给自己足交,再把王阿姨压在身下狠狠地操弄。
再看向王阿姨穿着黑色职业套裙的双腿间,我的心不由一动,黑色的蕾丝内裤!此时我大胆地把手伸到王阿姨那双裹着黑色丝袜的黑丝嫩脚上摸了摸,手更是顺势滑到她的嫩穴处。王阿姨这时正夹着菜,身子如触电般的一颤,菜突然掉下,而后脸颊绯红。王阿姨这时才醒觉是儿子的同学在下面不老实,偷袭她的阴部,这让王阿姨一阵春心荡漾。而我则是捡起筷子,若无其事的起身继续吃饭。
我边吃着菜,边赞叹王涓:「阿姨你不只人长得好看、身材好,菜也做得很好吃,换了任何一个男人都会心动啊!」说得皓宇也笑起来。而王阿姨却偷偷蹬掉了高跟鞋,抬起美腿,悄悄越过桌下,将一只美脚熟练地送入了我的裤门,拨开内裤,开始用温热的脚掌慢慢地踩弄起我的肉棒。
王皓宇正和我说着以前的事,我忽然觉得肉棒上有一个软乎乎的东西踩了过来,低头一看,竟是一只黑丝美脚进入了自己的胯间!我心里一惊,怎么王阿姨这么大胆,自己的儿子就在旁边,竟然现在就敢来勾引我!
「小宇,听说张老师快要退休了。」
「啊……嗯……」注意力被王阿姨的黑丝美脚分散了不少,我连王皓宇的对话都有些跟不上了,只是敷衍的应付着。那只带着熟女体温的足弓慢慢地攀上棒身,开始用美趾灵巧地拨弄起龟头上的敏感地带。
「张老师都一把年纪了,当初还在高中教过我们呢!」「啊……可能是吧!」我微微喘着粗气,没想到王阿姨这个骚货居然这么大胆,自己的儿子还在旁边就拿脚夹着我的肉棒。
王阿姨此时开始大胆地踩住棒身上下撸动起来,脚后跟时不时的轻轻触碰着睾丸,带着微微酸麻的痛感不住地撩拨着我的神经,兴奋得连话都说不利索了。
「呵呵,小宇你怎么了?你们张老师可是三班的班主任,什么时候没教过你们了?」王阿姨媚笑的看着我,小嘴得意地翘起,美脚的动作却毫不停歇,一下重过一下的踩着我的肉棒,让美脚上的黑丝不住地摩挲着我肉棒上的青筋,脚趾弯处扣住马眼口,分泌出的前列腺液全部都染在了王阿姨美趾上的黑丝,那里变成了湿漉漉的一小片淫靡地带。
「啊……是啊!」我勉强回应,额头上泌出了一层汗。肉棒上温热的快感不断冲进脑海里,细细的黑丝料磨蹭在肉棒包皮上的酥痒感也让我越来越感到一阵舒爽,此时左手放到桌子下王阿姨的嫩脚上,让她的黑丝脚夹得更紧,右手则放到足尖上摸了摸,放在鼻子上闻闻,一股脚汗和皮革与香水的混合味直冲鼻尖!
「小宇,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么?」王皓宇发现我的表情有点奇怪,关心的问了一句。
「啊……我……没事……」我只是应付了一句。王皓宇当然知道自己同学现在的表情绝对不是没事的样子,不过看看自己妈妈的媚笑,他有些搞不懂这两人到底发生了什么。
桌下的足交服务却没有停止,王阿姨的黑丝美脚仍旧保持着三浅两深的节奏慢慢地拨弄着自己儿子同学的肉棒,在自己的儿子面前骚浪地为男人足交,这背德的刺激让王阿姨也有点兴奋了,内裤都已经渗出少许的淫水水渍。
王阿姨用美脚搓揉着我的肉棒运动,也让自己的嫩脚上分泌出了脚汗,混在我龟头上分泌出的前列腺液里,正好充当了王阿姨黑丝美脚在男人生殖器上游走探寻的润滑剂。
「对了,小宇,我家里的钟你前次来时已经走得不准了,今天你把它设好了么?呐,小宇?你设(射)……好……了……么?」桌面上,王阿姨仍旧与二人扯着家常,努力装出一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的表情,不过随着肉棒开始跳动的节奏,王阿姨忽然用酥骨的声音向我说起了暗语的情话。被王阿姨美脚的脚跟轻轻踩了一下睾丸,这让我倒吸了一口凉气,但是随之而来的美脚开始快速踩弄带来一波强烈的快感侵袭,让我连敷衍的词句都吐不出来了。
「呐……小宇……你设(射)了么?快点设(射)哦!」王阿姨一脸媚笑,深邃的眸子盯着我,还冲我抛了个媚眼,粉嫩的舌头甚至都少少探出嫩唇游走了一圈。这魅惑的媚态连带旁边的王皓宇都看得有些呆了,只是不知桌下玄机的他却搞不懂自己妈妈这是怎么了?突然在餐桌上勾引起了自己的同学!
肉棒被带着香汗的黑丝美脚撸动得一跳一跳的,此刻王阿姨开始用软乎乎的脚掌踩着龟头冠状区,用足弓卡着棒身,狠狠的踩了十几下,终于让我再也熬不过这份快感,「噗哧」一下便在自己的同学身旁将今天第三发浊白的精液尽情地喷在了他妈妈王涓裹着黑丝的美脚上。
「嗯……王阿姨……我设(射)了,都设(射)好了……」我终于可以舒爽地叹了口气,王阿姨的美脚却没有急着离开,仍然保持着舒缓的踩踏频率,争取把最后一滴精液都榨乾,并上下摩擦把我分泌和射出的液体都涂抹在自己的黑丝脚上。
「呼呼……最喜欢小宇设(射)好的感觉了。」王阿姨一边做着最后的足交收尾工作,一边带着暧昧的词汇迎合着我。两人意会的气氛里逐渐散出了淡淡的咸腥味道,那应该是我射出的精液与王阿姨美脚上那被高跟鞋包裹了一天的脚汗和皮革香水混杂的香味,空气中泛着一股淫靡的气息。
王皓宇看着脸上已经樱红染满雪白香腮的娇媚妈妈和一脸舒爽表情的同学,虽然王皓宇不明所以,但他却不知道自己的骚货妈妈竟然在他的面前给自己的同学完成了一场淫荡的足交。
嗅着这股奇怪气味的皓宇则轻皱着眉头,看着脸上已经布满红晕的妈妈和喘着粗气的同学,皓宇这才似乎察觉到了什么,装作不经意的样子向桌下瞥去,恰好看到正要从我裤裆里抽回去的黑丝美脚,这让皓宇十分兴奋,自己这个妈妈居然勾引自己的同学!平时她在外面勾搭野男人还不够,居然还勾引自己的死党。
可是他转念又一想:『不过小宇的鸡巴似乎挺大的,要是小宇干了妈妈,那以后他岂不是就是我爸爸了?小宇是大鸡巴爸爸,王亮是小鸡巴爸爸,好爽!』足交完,王阿姨把我射在她黑丝玉足上的精液用两只脚相互摩擦着,均匀地涂抹在嫩足上,并直接踩进高跟鞋里。吃完饭,众人在客厅里聊了会天后,我起身告辞,王阿姨说:「我送你。」赶忙去把黑丝上还粘着给自己儿子同学足交的精液的丝袜脚直接踩进了高跟鞋中送我出门去。
下楼时,看到自己同学的妈妈踩着我射出的精液的黑丝高跟,翘臀一抖一抖的,顿时淫心大起,上前一把搂住王阿姨:「你这骚货,刚才弄得我真爽!」王阿姨这时脸一红:「你这小坏蛋,下面那根东西还挺大耶!」说着还伸手进我的裤裆里摸了一下。
我问王阿姨:「小骚货,看到我的大鸡巴,屄痒了吧?我们找个地方再干一炮好吗?」王阿姨羞红了脸说:「你这个小坏蛋,今天射了这么多次还没够啊?
非要插进来干人家,羞死我了!」
我直接把王阿姨拉进安全通道里,走到了顶楼,我说:「阿姨,你真性感!
特别是你那双丝袜脚,每次看到你都想舔你的小脚,要你给我脚交。」「怎么?阿姨的脚真的这么好看?」王阿姨伸手掏出我下面那根肉棒撸了起来,没一会它就硬了,超过16厘米的长度令王阿姨心里一震,变得异常亢奋。
王阿姨淫荡地说:「你不是想肏阿姨吗?来啊!」此刻这个小骚货淫性毕露,直接把她的黑色蕾丝上衣脱掉,让我抚摸她那对34D的乳肉、把玩着那紫色的乳晕,并把乳头伸进我嘴里给我吸吮。
「啊……啊……」王阿姨开始呻吟起来,我把王阿姨的套裙推上去、褪下黑色蕾丝内裤,将她的一双长腿悄然分开,黑色丝袜也没脱。王阿姨望着我媚笑:
「你们男人就这么喜欢我们女人的丝袜啊?嗯……啊,不要,脏!」原来我已俯下身子闻着她的浪穴。嗯,有股淫水的骚味,还有香水的味道。
王阿姨黑丝袜足尖位置的精液已经乾了,显出了白色的精斑,这让我兴奋异常,说:「骚货王涓,你看看你的丝袜脚上还留着我的精液呢!」王阿姨媚眼一抛:「还不都是你们男人坏!好老公快来肏我,你的骚货王涓等不及了啊……」我直接提枪上马,把自己勃起的大肉棒慢慢插入王阿姨的嫩穴,忽然一阵包含着痛楚与快感的呻吟声从王阿姨的小嘴里渗出来。肉棒慢慢地顶入已经有些湿润的温暖腔膣,紧凑的蜜道里的褶皱贪婪地包裹住那根慢慢深入的巨杵,一点点地随着王阿姨的呼吸做着美妙的收缩。
慢慢地,肉棒顺着阴道壁上的褶皱研磨起了王阿姨腔内的膣肉,随着龟头碰触到阴道最底端的软肉,整根粗长的肉棒终于完全插进了梦寐以求的蜜穴里了。
我兴奋地摆动腰部开始做着活塞运动,两只手把王阿姨的美腿架在肩膀上,王阿姨淫荡地让自己的双腿尽量分开,好为蜜穴扩张更多的空间去容纳我的肉棒。
「嗯……啊啊啊啊……好舒服……你好能干……你就是我的亲老公啊……」在我的奋力肏干下,同学的熟女妈妈开始淫荡地叫起床来。
「我和你老公谁厉害?」我一边挺动鸡巴肏着王涓的骚屄,一边问道。
「啊……」王阿姨娇喘着说:「当然是小宇老公厉害,你肏我肏得最爽……我老公王亮那玩意根本是废物,满足不了我……啊啊啊……嗯嗯嗯……」一阵阵暧昧的鼻息夹带着男女性器官「啪啪啪啪啪」的交合声音在顶楼的角落不断回响,王阿姨分泌出来的淫水和我的前列腺液混合起来的白浆糊满在她的阴道口,随着我的上下抽插溅到了四周。王阿姨更是亢奋,开始不自觉的扭动起纤腰迎合我的抽插,由于自己的老公满足不了她,所以身体对于性的需求实际上是超乎常人的敏感。
王阿姨两只美腿完全盘在我腰后,两只藕臂忽然从栏杆处抽出,搂紧了我的后背。我的肉棒已经抵住了王阿姨的阴道深处,开始了有规律的挺动,更是不停用淫靡的对答来充份勾引起这个人妻的慾火。
「王涓,你个骚货,你会再让你老公肏你吗?」「啊啊……不让他肏我,我的骚穴以后只给你肏……你是我的亲老公,骚货整个人都是你的,我那废物老公王亮只配戴绿帽子……啊啊……」我的动作很狂野,肉体上也让王阿姨很享受,我继续边抽插边挑逗着王涓:
「我是你老公,那你儿子就是我儿子,我就是他的爸爸。」「啊啊啊……对,对,我儿子就是你儿子,你就是他的爸爸……亲爹啊,我王涓给他找了好多小爹……亲爹,我就是个欠干的母狗,我儿子碰到我的朋友,很多都要叫爸爸……啊啊……嗯嗯……啊……不行了……老公,小宇老公,你肏得我好爽,酸死了……啊啊啊……」「骚货,喜不喜欢我这样干你?」「喜欢,喜欢小宇老公这样干我的骚屄……」王阿姨享受着交合、享受着我对她的挑逗,两人尽情地在顶楼性交、扭动,发出了「嗯嗯啊啊」的声音,还有那蜜穴与肉棒搅拌着蜜肉所发出的「咕叽、咕叽」的声音混杂在一起,扩散到了四周。
王阿姨雪白的奶球随着身体的晃动前后起伏着,嘴里呢喃着些夹杂不清的字句,鼻息也变得粗重了起来,肉穴内似乎裹夹得更用力了。我吸啜、啃咬着粉红色的乳头,王阿姨觉得一股触电般的快感传遍全身,我的嘴唇同时也吻着王阿姨那漂亮的粉色乳晕,雪白的巨乳被压成了一个椭圆形。
王阿姨阴道内的嫩肉被乳头传来的快感刺激得开始痉挛抽搐起来,我的肉棒似乎也被感染着开始加快了抽动的速度,顶楼内性交的声音变得愈发浓厚放荡。
「啊……啊……啊……亲爹……」忽然王阿姨一阵急促的媚吟喊叫声说道:
「我不行了,要泄了,要泄了……」我也快到了,阿姨随着我忽然「啊」的一声低吼,一股热流一下冲入了王阿姨的子宫内。两人同时达到巅峰时都一起倒下,坐到了楼梯口上,呼出一口浊气。
拔出阴茎后,王阿姨小穴里缓缓流出我的精液,王阿姨说:「这是今天你第四次了,怎么还能射这么多?真能射!」说完把自己的黑色蕾丝内裤塞进了小穴防止精液流出。
王阿姨高潮后面色潮红,我把鸡巴放到王阿姨嘴边让她给自己清理乾净,王阿姨伸出舌头上下吸舔着,又含进嘴里吞吐一会,接着用手把包皮翻开,舌头一裹上龟头,立即有一股淫靡的味道直冲她的鼻尖,但王阿姨心里却非常亢奋,仍细心的上下吸吮着。
王阿姨清理乾净我的肉棒后笑道:「你真棒,让我欲仙欲死。」我捏了捏她的巨乳说:「要是不棒,怎么能征服你这个骚货?」「讨厌」「哈哈!」两人穿完衣服,整理好仪容,开始下楼而去,临走时王阿姨靠在我耳边说:
「好老公,有空再来干我。」一脸淫荡的春意,我笑笑,扬扬手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