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随风之伴娘竟然是她】【作者:idinsex】   出处:www.yulan.me    点击:加载中
  现在是淩晨3点多,被外面的雨水敲打声吵醒的我,看看身旁那个刚刚跟我疯狂做爱的她却睡得很熟。

  还是起来吧,走到窗前,看着外面寂静的街灯,挺有意境的,於是拿出笔记本,坐在落地窗前,记录下刚刚的激情。

  ************

  昨天是周末,原本是没有什么事情的,但周六上午的时候,在医院工作的那个朋友打来电话,说他的同事这周日结婚,要我去帮忙,我倒也没有事於是答应下来。

  周六当晚那个朋友叫上我去吃饭,说是见面认识一下,再明确的分工一下,看看都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事情。

  话不多说,到了蓝海酒店,直奔2楼餐厅,跟服务员报上朋友名字,就把我带到了单间门前,礼貌的敲门,开门的正是朋友,热情的寒暄几句,进去落座。

  人还真不少,起码来了有10几位吧,难不成都是来帮忙的?我也没有仔细观察,总之男男女女的,气氛很热闹。

  朋友站起身来介绍我们认识,握手致意,交换名字,落座后开始闲聊,然后问了问我需要做些什么,那个准新郎说需要我周日起大早去接新娘伴娘盘头,化妆,拿婚纱什么的,我心想这事挺不错的,算是个美差,除了要早点起也没别的什么,於是爽快的答应下来。

  因为新娘家是外地的,对於娘家不在当地的,一般这类情况都是安排新娘和娘家人在酒店住下,然后从酒店接亲,到婚宴现场,不知道这算不算当地风俗呢?

  说话间,酒菜已经上桌了,估计这一餐至少得3K多块,菜色不错,酒也有档次,新郎说再等等,伴娘也下来一起吃饭,新娘不来,据说结婚头一天新郎和新娘是不能见面的。

  新郎电话响了,接起电话并走出了单间,我坐在他们中间,看他们谈论结婚的事情,还是挺有意思的。

  没多久单间门再次被推开,一个女生尾随着新郎走了进来,大家都站起身来过去打招呼,我倒没有去凑这个热闹,稍稍欠了身,意思了一下又坐下了,继续品着铁观音,感慨到,高档酒店的茶还真是挺好喝。

  「来认识下,这是我们的伴娘。」新郎招呼我过去打招呼。

  我赶紧起身过去,刚要打招呼,我和伴娘四目相对时愣住了,看来我们都认出了彼此,这不是菲菲吗?!新郎似乎看出了什么,说到:「你们认识?」「啊,是认识,之前家里人住院时候蒋菲菲没少帮忙,这一来二去就认识了。」「那就太好了,那我就不多说了,今天晚上到明天早上你就归伴娘支配了,她说去哪就去哪,她说干什么就干什么,怎么样?」伴郎说到。

  「没问题,油我都加满了,放心吧。」

  我心里还在嘀咕,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情,不过转念一想也正常,新郎新娘都是医院的,找个医院的来做伴娘很正常啊。

  新郎拉着伴娘走到我旁边,说:「菲菲,你就坐在他和伴郎中间吧。」我赶紧拉了拉椅子,又示意服务员加把椅子和餐具,这我才知道我左边那哥们是伴郎。

  菲菲入座了,大家也都安静下来,服务员端着酒瓶跟着新郎绕了一圈,给几乎每个人都倒满了酒,走到我这里,我主动要求还是别喝了,万一喝多了耽误晚上和明天的事情呢,新郎表示可以接受,於是大家喝酒我喝加多宝。

  桌上有菲菲认识的人,她们说说笑笑的有一阵,她转过头小声对我说:「真没想到会在这遇到你。」

  「同感。」彼此相视一笑没有再多说什么,可能都想在这里隐藏一些东西吧,我们俩刻意保持着自己认为合适的心理距离。

  伴郎是大献殷勤啊,给伴娘夹菜,倒酒的,每每这时菲菲都会偷偷看看我的表情,我?我当然没什么表情。

  大家有说有笑的,气氛好不热闹,一会儿又拿伴郎和伴娘开玩笑,这会儿我电话突然响了,我习惯性的掏出电话,走出单间,接完电话又回到座位上,她又低声问我:「你不高兴了?」

  「嗯?为什么不高兴。」

  「哦,他们在开玩笑呢,我和伴郎也不熟。」

  「没关系,很正常的,婚礼上都是拿伴郎伴娘开玩笑,你要挺住!」他们还在喝,我已经吃饱了,菲菲看看我没有再动筷子,就站起来走到新郎边上耳语了几句,然后走到我身边拍了拍我的肩膀,用眼神向门那边瞟了瞟,我明白了,这是要撤。

  新郎站起来对大家说,「伴娘要先走了,去婚纱店那边把东西整理一下,就不陪大家了。」

  我也站起身跟着蒋菲菲,这时伴郎也站起来跟了过来,想要一起去,没等蒋菲菲开口就被新郎拦下,说不能走,一定要在这里陪好大家。

  我和菲菲一前一后离开了单间,下楼取车。

  从下午开始一直在下雨,到现在淅淅沥沥的也没停,我们俩急急忙忙的钻进了车里。

  「去哪拿婚纱?」

  「巴黎春天。」

  「好的,安全带系上。」

  一路上其实也没有说什么,彼此之间的尴尬该怎么打破呢,我一时也没有好主意。

  大概20分钟就到了影楼楼下,停好车我们进了影楼,服务员一直没有下班在等着我们来取婚纱和婚礼用的首饰什么的。

  一共是两套婚纱,其中一套没有拖尾的是给伴娘穿的,还有两套西服,是新郎和伴郎的,尺码早都量过了,这次过来就是取走,所以没耽误什么时间,清点好物品,拎包走人。

  一路上为了避免太尴尬,我们尽量都聊婚礼的事情,说到婚纱,她神采飞扬的,说回去酒店要再试试看。

  到了酒店我拎着两个大包,她拎着两个小包,先回到了吃饭的那个单间,他们还没喝完,我把其中的两套西服交给了我的朋友,嘱咐他交给新郎伴郎。

  然后跟着蒋菲菲,上了楼上客房,给新娘送婚纱。

  新娘的房间里也很热闹,应该都是娘家人,围着她,拉着她的手一直聊,蒋菲菲过去跟她说了几句,把东西放下之后,拿着她要穿的那身婚纱出来了。

  「想看我穿婚纱的样子吗?」

  「好啊。」我稍稍迟疑但很快答应下来。

  她今晚也住在酒店不过她的房间跟新娘房间隔着一段距离,我跟着她过去,进了房间。

  「你先坐会儿,我换上婚纱,你帮我看看怎么样。」「好的,我烧点热水泡茶你要不要喝点?」

  「嗯嗯。」她的声音从洗手间里传出来。

  我打开饮水机,房间里静的只能听到饮水机烧水发出的声响。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出来,一身白色婚纱穿在她身上还真是很漂亮。

  「你觉得怎么样?好看吗?」

  「嗯,确实很漂亮。」

  「你是说婚纱还是?」

  「都漂亮都漂亮。」

  她缓缓的向我走来,站在我的面前,前前后后的整理着婚纱,我不知道她到底要表达什么,但其实每次我见到她都有想要亲吻她拥抱她的冲动,此刻也不例外。

  我站起身来,走到她近前,她正抬起头,我们嘴唇的距离大概也就只有10公分。她的心跳加速了,因为我能看到她在婚纱的包围下开始起伏的胸部。

  我突然紧紧的搂住她,激烈的亲吻她,努力把舌头送到她口腔的最深处,不断的搅动,吸吮。

  她开始热情的回应我,把我的衬衣从裤子里拽了出来,手伸到衣服里在我背上用力的抓,摸。

  我腾出一只搂着她的手解开了自己的皮带扣子,拉开拉锁,然后继续拥吻她,她的手开始不老实了,一点一点的把我的裤子向下拉,双手伸到了我的屁股上,来来回回的摩挲着,说实话,这感觉很舒服,能感觉到我紧贴着她的身体的部位已经开始膨胀了。

  我本想脱了她的婚纱的,但决定还是不要脱了,也许这样做爱更有感觉。

  我撩起她的裙摆,手伸到她的内裤里,抚摸着她的小屁股,时而轻柔的抚弄,时而用力的抓揉,她好像很吃这一套,很享受的样子。

  「想我吗?菲菲。」

  「嗯,想你了,你不知道……今天……看到你……我有多高兴。」她说话断断续续。

  「想让我操你吗?」这还是我第一次这么大胆的说出这样的词儿。

  「嗯,很想。」

  我抓着她的内裤向下褪,她抽出一只腿,又抬起另一只腿,内裤被我随手扔在了椅子上。我撩起她的裙子,把裙子垫在她后背,让她躺在了床上,赶紧脱了内裤,手握着早已挺起的鸡巴凑了上去。

  我亲吻着她的小腿,光滑和柔软,把她的双腿分开两边,握着鸡巴对着阴道口挤了过去,看来她还真的是很动情,很容易就进去了,一阵令我怀念的快感瞬间到来。

  「菲菲,我好想操你,你知道吗?」我肆意妄为的说着。

  「嗯,我也想让你操,真的。」

  我开始慢慢的插她,她的阴道里面很滑很暖,每一次进出都十分享受。我伸手把她胸口的衣服翻起来,她的胸部显露无遗,我尽情的抓着握着捏着,释放着自己的性欲。

  我把她向床边拉了拉,我站在床边,两手扶着她的腰,快速的抽插起来,蛋蛋撞到她屁股的感觉让我感觉非常过瘾。

  「舒服吗,菲菲,操的舒服吗?」

  「嗯,我想要你,很想,一直想。」她闭着眼,享受着。

  大概抽插了几分钟,让她搂着我的脖子,我顺势抱起她,双手捧着她的小屁股,走到了落地窗前,我弯曲膝盖挺着腰,上下挺动着。

  从玻璃的反光里可以到白色的婚纱裙摆上下飘动,而她则一直说觉得酸酸的,我没有理会仍然卖力的端起她的屁股,只留龟头在阴道口,随后再用力的落下,让鸡巴插的更深更深,每一次这样的动作她的屁股都会收缩紧绷一下,大概有几十下,她的手猛的抠我的后背,脸贴着我的脸,好热好烫。

  她肯定是高潮了。

  我把她放到了沙发上,让她跪在沙发上,手扶着沙发靠背,掀起那白色的裙摆,当我看着光滑又白净的屁股在眼前,鸡巴一挺一挺的,赶紧两手掰开屁股的肉肉,屁眼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嗯……」

  我抓着她的屁股,向后慢慢抽出鸡巴,又突然使劲插了回去,屁股与身体接触时发出「啪」的声响绝对是性爱中不可缺少的伴奏。

  「啪……啪……啪……」

  屁股上的肉肉随着啪啪声而抖动,这些感官刺激真的让人非常满足。

  「啊……啊……啊……」

  她的叫声越来越密集。我也感受到了鸡巴带给我的快感,於是更加卖力的冲击她的阴道,具体插了多少次记得不是很清楚,估计也就百十次。

  「菲菲,我要射精了,菲菲。」

  「嗯嗯。」她的回答让我感觉这时候我做什么她都不会反对。

  我的手紧紧的抠着她的屁股,感觉手指都要嵌到肉里,头也控制不住的向后仰起,闭着眼,等待着。

  「啊……菲菲……啊……我要射了……你是我的……」「我爱你……」当她说出这句话时,我的屁股紧绷着,身体僵直着,鸡巴整个都插到阴道里,阴毛纠缠在一起,一抖又一抖。

  「啊啊啊,好舒服啊,菲菲,好舒服。」

  她的腹部一直在抖动,但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我的身体依然在抖动着,联手都有些颤抖,鸡巴还是会跳动一下,又一下,过了一会儿,鸡巴从阴道里滑了出来,连带着精液也慢慢流了出来,阴毛上,地上。

  我到卫生间拿了些纸简单的给她擦了擦,自己也擦了擦,希望没有弄到婚纱上。

  我帮她把婚纱脱了下来,挂在了衣橱里。我们相拥着躺回了床上,钻到了被窝里,她抬起头看着我,她的眼圈很红,眼睛湿润了,不知道是因为刚才的做爱还是什么,眼神里好像在诉说着一种情绪,我们没有说话,紧紧搂着,直到她睡着,而我,几乎彻夜未眠。

  现在已经4点多了,是时间叫上新娘子去化妆了,看着床上睡得香甜的她,不知道我和她以后会怎样,不管怎样,我想至少我们曾经拥有过。

  是爱?还是什么已不重要。

  【完】

  字数:4487
上一篇:不堪回首的记忆 下一篇:新婚燕尔